一隻“水老虎”的“威力”有多大?河北省北戴河供水總公司總經理馬超群家中的財產顯示:現金1.2億元,黃金37公斤,房產手續68套。
  現金藏於床下、藏於櫃中,甚至用整間房來藏,這樣的官場“鬧劇”已不是第一次上演,但每次都令人瞠目。貪官家中頻現“藏金閣”的背後,有著怎樣的貪官心態?又有著怎樣的制度缺陷?
  嗜財如命??
  不給錢不通水 給錢少就斷水
  企業落戶北戴河,需要通水,得掏錢;給的錢少,立馬斷水,企業就得關停——馬超群就憑著這樣“黑社會”式的手法,在當地“無法無天”。
  馬超群,當地人稱“馬矬子”。作為北戴河供水總公司的總經理,他不僅負責北戴河區、南戴河旅游度假區和北戴河新區的日常供水,還負責暑期中央領導、中外游客的安全供水工作。
  “貪婪跋扈、嗜財如命”的馬超群,利用手中掌握的權力和資源瘋狂斂財索賄。不管是民資興辦的企業、酒店,還是在北戴河的一些中直部門,只要是通水管,馬超群都敢伸手要錢。“誰的錢他都要收,哪兒的錢都敢要。”一位熟悉馬超群的當地幹部反映,“不給錢就不通水,給錢少了就給你斷水。”
  北京的某家企業要在北戴河辦餐飲酒店,當酒店開始要接水時,馬超群就“獅子大開口”,直接索賄要300萬元,隨後又漲到500萬元。企業在無奈之下,將其索賄過程錄音,隨後向有關部門進行舉報。正是這一案件,導致這隻“水老虎”浮出水面,多年來的貪腐斂財黑幕也被揭開。
  最頭疼藏哪兒
  成捆現金、成包金條、成套房產
  “把錢藏在哪兒”?這是許多貪官碩鼠們最頭疼的問題。
  據稱,馬家的床底、傢具里全是一捆一捆的現金、一包一包的金條。而近年來,像馬超群這樣把大量的現金藏匿在家中的貪官並不少見。
  呼和浩特市鐵路局原副局長馬俊飛因1.3億元的受賄罪和巨額財產來源不明罪被判死緩。在庭審中,馬俊飛表示在位時最頭疼的事情就是“把錢藏在哪兒最安全?”為此,他先後在北京、呼和浩特買了兩套房產,專門用來藏錢,成為名副其實的“藏金閣”。
  國家能源局煤炭司原副司長魏鵬遠家中搜出現金摺合人民幣2億餘元,成為新中國成立以來檢察機關一次起獲現金金額最大的案件。為清點這些現金,16台點鈔機當場燒壞4台。
  南京市棲霞區原區長助理潘玉梅因貪腐被抓時,工作人員從其家中搜出現金53萬美元,170餘萬元人民幣。這筆凈重“26公斤”的巨款,銀行工作人員用點鈔機足足花費一個半小時才清點完畢。
  除現金、金條外,貪官們藏的東西“花樣繁多”。內蒙古自治區原副秘書長武志忠,以其家人的名義在國內擁有房產33處,在加拿大擁有房產1處,在清查財產時,僅房門鑰匙就裝了滿滿一提包。
  巨貪令人震驚,“蠅貪”也不示弱。河南省五頭鎮一民政所所長住處搜出200多本存摺。該所長依靠這些存摺和偽造的領款憑證,非法套取群眾的危房改造補助金。
  拆除“藏金閣”??
  “晾曬”官員財產 逼窄貪腐空間
  中央禁令越來越緊、反腐風潮越刮越勁,“家”似乎成為一些貪官藏匿腐敗最私密的領地,這背後有著貪官的僥幸和觀望:一方面不東窗事發,一般不會查抄家裡;二是想等待時機洗錢將資產合法化。
  官員家中“藏金閣”頻現,更折射出當前官員財產尚未“陽光化”的現實。
  領導幹部個人事項申報中,最重要的就是官員財產申報。而如果“只有申報沒有公開,也沒有監督”,其效果必然大打折扣。
  近年來,我國多地進行領導幹部財產申報試點,但許多規定並未擺脫缺乏公示和監督的弊端。往往是上面發個表填一下,然後在內部網上公示一下,大家都心照不宣地填寫符合標準的收入,互相默認。公眾缺乏瞭解官員申報情況的途徑,監督流於形式,很難真正發現問題。
  推進官員財產申報與公開制度,進一步逼窄官員貪腐空間。國家行政學院教授汪玉凱建議,加強對申報情況的抽查,及時將抽查結果向社會公開。
  廣東省委黨校副教授張長明指出,要讓官員財產真正晾曬在陽光下,應搭建官員財產公示的核查監督體系,並讓老百姓參與監督。
  還有專家建議,在《刑法》中增設不如實申報財產罪,讓違反申報規定的官員除了承擔黨紀處分外,還要接受刑事處罰。
  據新華社北京11月13日電  (原標題:貪官家中緣何總現“藏金閣”?)
創作者介紹

Indiana

ax08axgfq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